王凯:在表演上,我觉得自己悟到了

2018-09-14 15:29:46花边明星

王凯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用好听的磁性声音老老实实地坦白:“我是一个特别没有性格的好人。”他甚至不用细想:“小时候我就是很普通的孩子,大家是怎么长大的,我就是怎么长大的。”但他的普通中,又隐约透露着不同。从上小学开始,他就是文艺积极分子,时常参加歌唱比赛、朗诵比赛, 少年总是未知命运会把自己指向何方,看着电视上的艺人,他那时候想:“我只是喜欢,可能我一辈子也成不了这样的人。”后来,他破釜沉舟地考上了中央戏剧学院,然而却在毕业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面对低潮……蛰伏十年,他的梦想如今走向一个爆发的新高度,《北平无战事》《伪装者》《琅琊榜》……他接连地强力证明了自己当初的梦想,最近热播的《如果蜗牛有爱情》,即将播出的《放弃我抓紧我》,他自如地从正剧切换到偶像剧,无论是表演实力还是人气,都继续踏在前进的道路上。而狮子座的他有着清晰且适度的掌控欲,对自己的状态心中有数,他决定明年的节奏要放慢,“今年一年都在拍戏,我这段时间用了太多电量了,要去充充电回来才有劲儿干下面的事情。”面对爱情,他是直接利落的男人:“喜欢的话就直接说了,也不会跟她玩暧昧。”同时王凯老实得打紧:现在工作太忙,还不是真正适合谈恋爱的时候,“现在真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可能就错过了。”关于自己,王凯还说了很多很多,从少年到成熟男人,他怎样使梦想变真,使自己变得更宽广。

普通孩子的代表,却不普通

“我从小就是很中庸的”

尽管如今在舞台上迎来了许多的掌声与欢呼,但王凯并不是从小在聚光灯式关注下长大的小孩,“我就是很普通的孩子,大家是怎么长大的,我就是怎么长大的,就很正常。普通的家庭,普通的成长环境,就是这么来的。”他一口气用了三个“普通”来形容自己的成长。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碌,常常要出差,所以王凯和堂兄弟姐妹们跟着爷爷奶奶一起住,“小时候是大家庭,我们都住在一起,每天都是一起玩嘛。”在一群孩子中,他不是最调皮淘气的、不是最受关注的、也不是最受宠的,“家里还有最小的孙子,都是最小的受宠最多,我在家里也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他连读书成绩也是中游水平,不拔尖,不落后,“我从小就是很中庸的,一定不是做到最极致的那个,但也不是最差的那个(笑)。”

王凯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广大普通孩子的典型代表,看起来温温和和的,没有特别明显的棱角,开的玩笑无伤大雅,说的话也和气妥帖,一切都在适度范围内,不会立时三刻地显露出性格的锋芒,“我有时候开玩笑说我是一个特别没有性格的好人。”他常常被大家形容为暖男,王凯有时候也会想:“但凡特别愿意为别人着想的人啊,一般都会被称为暖男。暖男呢,最后说得不好听一点就是很没个性。”他刚刚上了一回《金星秀》,觉得金星才是那种被称为“好有性格的人”,“金星姐是那种,只要你不对,我就说了,我也不在乎你是谁,所以我们普通观众看到金星姐的节目就会觉得这个人好有个性啊,什么都敢说,这就属于有棱有角的人。”他从小就做不到这样,但他也不是唯唯诺诺的人,“现在这个社会讲究的是人际关系,有些人怕得罪这个,怕那个又不高兴了。我觉得我应该是在这两者之间吧,中庸一点。”

又是用“中庸”作为结语。但偏偏自称“中庸”的他,又隐约透露着不普通。从上小学开始,他就是文艺积极分子,声音好听,于是时常参加歌唱比赛、朗诵比赛。看着电视里的明星,他以为人家天生就是那样的,天生聪明好看,天生懂演戏,“那我天生不是这样的,只能是当一个梦想吧。”心里止不住淡淡的遗憾:“我只是喜欢,可能我一辈子也成不了这样的人。”

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武汉,这位少年从未想过命运会把自己指向何方。直到高中毕业的他接了父亲的班进入新华书店工作后,总觉得自己的未来不属于这里,偶尔去参加选秀比赛,又兼职做平面模特。有一次在北京兼职拍广告,有导演问他:“你是中戏还是北电的?”他终于下定了决定,辞了工作,要考专业学表演的大学。

这位普通小孩猛然一跳,离开了按部就班的普通生涯。他想了想,“辞掉工作,我去北京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有可能我回到武汉的时候也什么都没有了。”有人问他:你担心过吗?“我说我没有担心过,因为我那会儿是傻,真的是傻,没有考虑过回来我还有没有饭吃,没有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他问自己:“你敢不敢为你的理想去付出点什么?很多人都不敢,但是我这么做了。”自认为“和所有人都一样”,却因为有了目标,发出了光,“为什么我可以义无反顾地朝这个发展,那是因为我的目标很明确,有些人他的目标很模糊,我是很明确的。”

从理想到现实

“人都是在这种事与愿违中成长起来的”

中戏毕业后,王凯有点懵了,没有人找他拍戏,完全零收入。原本意气风发的表演专业学生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子?“刚毕业那会儿自信比谁都大,觉得自己形象也好,专业也不差,觉得我应该拍一个多牛多好的戏,跟什么样的导演合作,都是想象得特别美好。”

此时他穿着得体西装站在记者前,手整理着袖扣,姿态潇洒。但那时候,他狼狈地面对着“能不能吃饱饭”的问题,最难的时候还开口问朋友借过一次钱。他打过退堂鼓,“当你被现实打击到……你可能就没有办法了,你得活下去啊。我有想过在北京活不下去的话,没有收入那就回老家了。”接下来的事情,很多观众都知道了,他接了《丑女无敌》里娘娘腔广告导演陈家明一角。这个角色给他带来了生活费,带来了在北京活下去的可能,让他有工可开。

王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选去演陈家明,他尽力地演了两年,陈家明的形象活灵活现,以至于后来还有不少同类型的角色找他。但没有人知道他最开始是奔着《丑女无敌》中英俊体贴的男一号富家子费德南去的,而等到王凯能演绅士总裁时,时间已经过去了8年。

“人都是在这种事与愿违中成长起来的,年轻的时候都是意气风发、有棱有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你想的和现实完全不是一个样,现实把你的棱角打磨没了,一般人也是在这个时候成长起来的。”

王凯等了很久,一部一部接戏,慢慢积累自己作为演员的履历。他知道自己想演什么,有些戏他不是特别愿意接,“但你不接这些吧,其他的戏别人也不敢再找你,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是不是生活中就是(陈家明)那样的人,那别的角色你能胜任吗?”

他没有因此觉得演员这个职业特别残忍,“哪个圈子都一样。”

2012年,王凯终于迎来了自己的转折——在电视剧《知青》中扮演男二号齐勇,“张新建导演是大导演,有《闯关东》这样脍炙人口的作品,我们这种年轻的演员,谁不想和优秀的导演合作?因为能学到很多东西。《知青》是《闯关东》的导演和班底,这非常吸引演员。而且齐勇这个角色很重,是我想演的现实主义的题材,很接地气的那种角色。有人问我当时接《知青》是不是急于撇清《丑女无敌》里陈家明的那种形象?我说我不是急于撇清,是刚好机会到了,人家愿意用我了,那我为什么不去呢?”《知青》之后,王凯接演了一连串的正剧,他很高兴,“这是我那时候非常想做的。”

而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机缘,来自于聚集了陈宝国、焦晃、倪大红、王庆祥、程煜等众多老戏骨,以及影帝刘烨、廖凡的《北平无战事》。“表演老师说过,表演这个东西虽然有天分在里面,但还得开窍。有些人表演了十几二十年了,也还没开窍,不过开窍跟你拍了多少戏没关系,有些人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开窍了,他知道怎么演戏,开窍这个东西啊,得靠自己去悟。”

王凯是在《北平无战事》中开了窍。老戏骨老师们在演,他就在旁边的角落里一动不动地看着,不舍得浪费一丁点的学习机会,没人理他,他也不说话,不时压抑住内心的喝彩。

他的第一场戏就是跟陈宝国演对手戏,“我拿着枪指着他的头,一般人被人拿枪指着头,应该不敢动才对,宝国老师就直接走过去倒茶叶,一连串的动作,我在想,我也不能开枪啊,但我也没词了,导演也不喊停,那我只能比着他。”观众看到的是,他紧蹙着眉头,枪随着陈宝国镇定自若地走动而动。

“给我的磨炼太大了,哪里来那样的机会,能天天在片场看那么多大腕儿演戏,跟他们对戏?人家不是言传,而是身教,但看了之后你得自己琢磨,看完你得过脑,光拿两只眼睛看是没用的。你慢慢琢磨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在表演上也有进步了。这种东西是潜移默化的,不是只要你这样做就一下子能看到成果的,是你养成这个习惯之后,看到自己再表演出来的东西就会发现,跟以前确实是不一样了。”同时他养成一句常说的话:“拍戏,一定要大家演得好才是真正演得好,这戏才能好。”

王凯的气场越来越强大,眉目之间的自信越盛。曾经,他的起点不是特别的高,也没有人特别捧着他,普通孩子从平地走向高山,靠的是自己的脚,靠的是手中对自己的把控,步步丈量,还有一点点找对了入口的运气。“我不是从小到大就得到很多肯定的人。你看那种说话很干脆的孩子,一定是父母从小给予很多肯定的,很有自信。我从小到大的环境不是说给我多少的肯定,当然也不是棍棒教育,但我的自信是从我的专业中一点一点地获得的。”

明年计划放慢节奏

“让自己能够真正地生活一段时间,去外面看一看”

王凯从《北平无战事》中热忱正义的警察局长方孟韦开始获得大范围的关注,接着是《伪装者》中忠心温暖的明诚、《琅琊榜》刚强不屈的靖王的爆发,《欢乐颂》中开朗幽默的赵启平又圈了一票粉丝。今年,王凯的工作没有停过,在正剧与偶像剧之间切换自如,拍了《如果蜗牛有爱情》《放弃我抓紧我》,还和成龙大哥合作了电影《铁道飞虎》,他演一位浓眉大眼的高冷神枪手,即将在今年年底的贺岁档上映,而《欢乐颂2》也正在上海紧张拍摄中。

在邀约他的剧本中,警察、医生的角色占了大部分的比例。目前为止,他已经演了四个警察,其中比较偏好的是《如果蜗牛有爱情》的季白,因为“最有烟火气”,“他是一个人,没有把他神化。你看他在办案的过程中也有疏漏的地方,也会需要别人的提醒,不是说他一出,什么事情都摆平,他也要靠团队协作。而且很多他跟徒弟之间、跟下属之间的互动啊,其实是很生活化的,大家觉得我们平时跟身边的人都是这么互动的。一个人一旦被神化就脱离了观众基础,大家觉得不会有这样的人,所以目前看来,这么多的警察角色中,季白是最饱满的形象,比较全面,比较立体。”他一直喜欢具有真实感的角色,要接地气,角色要像生活在大家身边一样。王凯甚至很想演民工,蹲在路边,看着这个世界。

在《如果蜗牛有爱情》发布会上,制片人侯鸿亮说:“王凯是会演戏里面长得好看的,好看的里面又是特别会演戏的。”他可以胜任正剧,又可以演偶像剧,是如今小生市场里少有的多面手。《知青》《北平无战事》证明了他在正剧中的能力,《放弃我抓紧我》的片花出来,他演的总裁陈亦度,又引起了许多惊叹。在大家眼中,他既是如今粉丝众多的人气小生,又是实力派的青年演员,这是难得两全的好事。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大家都能感受到王凯如今的热度一个劲地在“噌噌噌”上涨,新作《如果蜗牛有爱情》上线37天,18次夺得微博视频指数榜首,在百度搜获风云榜以530390次搜索一路保持电视剧榜第一。而王凯本人带来的数据更加可观,王凯的媒体曝光综合指数同比上升64%,百科词条搜索量上涨44.8%。 贴吧粉丝爱慕指数持续高涨,作品讨论度与发帖数量同比上升47%,堪称流量大户。

不仅仅是在影视剧中勤奋深耕,王凯今年还参加了真人秀《跨界歌王》《我们战斗吧》。《跨界歌王》让他过了一把当歌手的瘾,磁性温厚的声音流淌而出,观众们惊叹于这位演员未被广知的音乐实力。《我们战斗吧》让大家看到了他逗比的一面,与兄弟们的有趣互动、“魔性”的笑声,生活中风趣可爱的凯凯王,亲切如邻家大哥。

戏约不断,工作不断,他似乎没有一丝停下来的时间。在采访的前一天晚上,王凯拍到了凌晨两点,接着是第二天一大早的飞机。他叹了一口气:“我这段时间用了太多电量了,要去充充电回来才有劲儿干下面的事情。”太多的工作与活动,他的时间被规划得填不进空隙,他绘声绘色地坦白:“累到有一次我的助手进去叫我,我吼了一声:不想拍了啊!因为天天的通告都是满的嘛,强度特别大,其他的时间又在忙各种事儿,都没好好休息过,那段时间真的很累,有点烦躁。我说完‘不想拍了’,就躺床上没起来。”

过了10分钟,他又默默地从床上爬起来,穿戴整齐出发去工作。

“就是图个嘴巴痛快,哈哈哈哈哈哈,发牢骚之后接着干活,该怎么样还是得怎么样。”

他希望明年能够放一小段假期,尝试去一个谁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方,像普通人一样,搭大巴、坐地铁、逛公园、买咖啡。人还是得有生活吧,有收进来才会有放出去。我今年一年都在拍戏,明年还是想让自己脚步放慢点。人这一辈子很短,不要总觉得自己一休息就会错过了什么,也可以这样想:人永远都是在错过当中获得更好的。所以放宽心想开了之后,也让自己休息休息。只有回到生活中,让自己静下来,才会考虑以后更好的发展,怎么发展。如果你天天疲于工作,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东西。”他笑:“想让自己能够真正地生活一段时间,去外面看一看,眼界也能开阔一点。天天就酒店剧组再酒店剧组,眼界能开阔到哪儿去?”

王凯对自己的生活有计划,内心主意坚定,掌控清晰,温文的形象下有着霸气,大概也是因为更加成熟,懂得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他笑着解释:“虽然狮子座掌控欲很强,无论是事业上还是感情上,但慢慢地我不会像年轻那会儿那么强势了,但凡事我要做到心中有数,不一定控制得那么严格,但所有的事我都得知道,不过不一定非要抓在自己手里。”私下的王凯活泼坦率,不像他大部分的角色般偏严肃化,他常被身边的工作人员逗笑,发出一连串“哈哈哈哈哈”,然后自己又接着讲个笑话。例如他说没时间散步,最多在跑步机上走一走,工作人员回了一句:“那给你戴个VR,放个丛林画面,在跑步机上走就像在丛林里走一样,你看到动物追,就跑起来了。”他笑了一阵,对记者说:“你现在知道我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抗压能力特别强。”这样的好性格与成熟的内心,让我们更加期待这位普通小孩,越走越高的一天。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王凯

“喜欢的话就直接说了,不会跟她玩暧昧”

“我是属于冷幽默,不是很外放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生活中其实挺活泼的,但近几年你接的角色都是很酷,甚至还有点苦情,有和导演们聊过为什么会找你吗?

王凯:我生活中和很熟的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就会表现出很活泼的一面,但我去见导演、制片人,很多都是第一次见面,不是那么熟悉,那可能给人的第一印象、第一感觉就是,啊,这个人好正气,甚至很严肃。我一般不会把很逗比的那一面表现在第一次见面中,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吧,大家就不会发现王凯可以演除了正以外的那些角色。但我觉得生活中的喜和影视作品中的喜是不一样的,我是属于冷幽默,不是那种很外放的,还有好多人让我去参加《喜剧人》之类的节目,我说我去不了。其实我骨子里是没有演喜剧的那种感觉的,包括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们排的那些小品啊,我都很少去触碰喜剧,我们班东北同学居多,东北人你看他们在台上演,会把肚子都乐疼了,但让我自己去演他们这种,我真的演不出来,我觉得这是骨子里的东西。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觉得自己是偏内向的人吗?

王凯:总体来说我不是很内向,但有的时候在有些场合可能会有那么一小段的状态给人感觉我是很内向的。但有可能我的话匣子打开啦,或者愿意和这个人聊天啦,就会滔滔不绝聊很多。但也有可能这个场合里我没有特别想要聊天的人,那我给别人的感觉就会是这个人很内向,不太爱说话。其实一切都是随自己心情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之前大部分找你的剧本是不是都偏向伟光正,现在找你的剧本偏向什么?

王凯:对,现在就是有很多霸道总裁、警察还有医生的角色找。当你演一个领域、一个类型的角色很深入人心的时候,大家就会觉得这类角色很适合你,就都会来找你。但其实我们演员有的时候就是想尝试不同的东西,不想在一个形象里继续演下去,除非是特别好的剧本能打动你,不然的话不会再演下去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是不太想重复过去的角色?

王凯:尽量不重复。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是累了吗?

王凯:累倒还没有觉得,就觉得除非你再演的同样类型的角色能够超过之前的,不然我就觉得再演没什么意思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是一个在表演上很有想法的人吗?

王凯:我有看回放的习惯,除非是这个导演特别不喜欢看回放,一般我演完这场戏之后,我对这场戏把握不是很十足的时候,我都会看回放,看这场戏的感觉对不对,和我心里想的状态出入大不大。如果不太对的话,我会要求重来一遍。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你会放自己的想法进去吗?

王凯:演员吧,演任何角色多多少少都会有自己的影子在里面。只不过有时候把你本身自带的东西挑选出一些符合这个角色特征的,用在角色身上,多多少少都会有自己的东西在。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在《北平无战事》中,和那么多老戏骨老师们对戏,有怯过场吗?

王凯:我也有怯过场,但是怯过你也不能表现出来。其实我觉得还是一个人的注意力是否完全集中的问题,如果你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表演上的话,很多东西你都会忽略掉,忽略掉对手是谁,不会在乎他是大咖也好还是怎么着也好。如果你完全沉浸在戏里的角色高度集中时,是不会想这些东西的,除非是你有的时候有太多私心杂念去干扰你了,觉得这个对手怎么样啊演员怎么样啊,有的演员跟我合作啊有的不合作啊,我抛的包袱他不接啊、或者是私下不是很好关系啊,你就会被这些干扰到,就不能完全进去。你进入不进去的时候,其实呈现在戏上就是做得不够好。所以当你完全进入戏里的时候,你是不会被这些干扰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现在在表演上对自己有多少自信吗?

王凯:不是百分之百的,自信这个东西也是在慢慢地建立和成长的,我觉得比之前要更有自信了,但要说最好的状态也不是,还有很多的空间。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知青》之后你接了很多正剧。

王凯:对,这也就是我想走的路,而且我年轻的时候也没有拍过偶像剧。可能很多的演员拍了一辈子的抗战剧,或者拍了很多的古装戏,因为他在某一个题材的领域当中做得很好的时候,找他的都是这样的戏。有的演员愿意尝试,有的演员敢于突破,也有的演员就愿意在安全区里待着,不想出去。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是什么都想尝试一下,无论是什么年代戏、古装戏、谍战戏、抗战戏,我都愿意去尝试。因为你不做足够多的尝试,你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适合的是什么。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现在也是在尝试的这条路上。

王凯:一直在尝试。其实十几年前没有太多的机会去尝试,现在有机会了就尝试一下。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夸自己会害羞吗?

王凯:对,就难以启齿,我觉得这是没意思的一件事情(大笑)。

“明年会特意空出一段时间充电,才有劲儿干下面的事情”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欢乐颂》现在正在上海拍摄,赵医生会不会有些变化?

王凯:没有太大变化,可能就是服装变洋气了(笑),第一季的时候我的服装是被吐槽最多的,说你怎么穿这个衣服,然后这一季的服装上改观很多。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最近《如果蜗牛有爱情》正在播出,季白有哪些细节值得我们注意的?

王凯:季白他本来是个富二代,但导演说想弱化这点,那他的富二代背景是从他的言行举止上面展露出来的,而不是说从台词里提醒观众。比如说和叶梓夕一起在季爷爷家吃饭那一点点镜头,就可以看出那是一个大房子。还有季白穿的衣服都是名牌,再就是会骑马,都是靠这些细节来铺陈。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从去年到今年一直在拍戏,会觉得累吗?

王凯:很早就觉得很疲惫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大概是什么时候?

王凯:大概是今年上半年拍《放弃我抓紧我》的时候。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明年会特意空出一段时间放假吗?

王凯:可能会有。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是想要沉淀一下自己吗?

王凯:应该不叫沉淀,叫充电。我这段时间用了太多电量了,要去充充电回来才有劲儿干下面的事情。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听说《放弃我抓紧我》拍摄特别紧张?

王凯:是因为戏比较多,每天通告都排得很满,也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有一两天不拍戏,又得赶到外地去做别的工作。现在拍《欢乐颂》是因为剧组不允许随便外出,不管你戏多戏少,那这个时候就相对来说有一点点休息的时间。我也跟他们说了别给我排太满了,让我稍微休息休息。所以现在就是工作上精简,生活上能有时间休息就休息。《欢乐颂2》其实我的戏不是很多,这大块的休息时间,有三分之二去做别的工作,至少留个三分之一的时间来休息,这样就稍微好一点儿,不像之前太累了,每天都是六七点起,然后晚上一两点才能睡。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三分之一的休息时间一般会用来做什么?

王凯:比较随意,不会给自己安排任何事情,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给自己规划东西。因为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被规划好的,几点到几点去哪儿干嘛、见什么人,全部都规划好了。那我好不容易有自己的时间了,我就不规划任何东西,想睡就睡,不想吃饭那就不吃(笑),什么时候饿了再吃,不要给自己任何压力。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现在人气很高,自己怎么看待人气这件事情?

王凯:人气分两部分,首先是你的作品和角色,这是根本的,观众认可你的戏、认可你的角色,你才会受到大家的喜欢。第二点是你的戏不可能一直在播,你总有没戏播的时候,那这个时候大家看的是什么呢,是你的品格。你作为自己的本身,不是任何的角色,自己的人格和品格,就是他们觉得有没有必要再继续喜欢你,这些东西是维持人气的,而你的作品是打开你的人气的。如果这两点都做好了,那你这个(人气)应该就会比较持续。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现在会有很多评论说你是人气小生,你会喜欢这个称号吗?

王凯:有的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好累啊,要跟真正意义上的人气小生比流量,要跟大艺术家老前辈比演技,也是够累的,就是什么都得让我去比一比,什么都得让我做到最好,我不是这样的,我从生下来就是很中庸的人……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太耿直了吧!

王凯:那我确实就是这样的,有什么说什么,每个人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又不是神,哪儿还没有一点缺点呢?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是不想身上背负太多包袱。

王凯:对啊,拍好自己的戏就行了,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自己,我就很满意了。我不用去比那些东西,干嘛呢,挺累的。而且被包装好的东西一定就是一时的东西,它长不了。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你想掖着、藏着不告诉大家,总有一天会露的,何必呢?你就把自己是什么样的告诉大家,我就是这样的,你爱喜欢不喜欢,我自己活得坦荡也舒服,不然那多累啊,没必要。生活已经很苦了,何必再让自己这么累?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读书的时候或者刚毕业的时候,会想到自己有现在的高度吗?

王凯:没想到。我会想自己有一天会出人头地,但要说具体到我要到什么样的地步,那我没有想到过。而且说句实话,目前我的这个状态是我之前压根儿就不敢想的一个状态,没有想到过。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现在回头看,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吗?

王凯:像做梦一样的,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一点,到后来的时候就觉得可能是老天爷对我的眷顾吧,那我就欣然接受了。

“我的感情是偏浓烈一点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觉得你在感情方面是闷骚型还是外放型?

王凯:直接型吧,喜欢的话就直接说了,也不会跟她玩暧昧。玩暧昧太累了,我这人就是越怎么简单越怎么来,直接一点会好一点。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就是直接跑过去对对方说“我喜欢你”吗?

王凯:方式不一定,但是结果就是告诉她,哎我喜欢你。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是喜欢和不喜欢会分得特别明确的人吗?

王凯:对啊。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现在的择偶目标是怎么样的?

王凯:没想过。现在哪有时间去想这些事儿啊……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你会偏好哪一方向的女孩子啊?

王凯:偏好思想上的吧。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知性型吗?就是一定要能跟你对等地聊天、能够理解你在想什么的那种?

王凯:对,一定要能够聊到一块儿去的。我年轻的时候就是看样子(笑),就是好看,现在更看重思想、精神上的交流,觉得两个人能聊到一块儿去会让我觉得更开心,而不是我聊东,她聊西,这样就没法儿去相处了,最简单的就是能聊到一块儿去,这是最打动人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姐弟恋你能接受吗?

王凯:感情这个事儿啊,别说得那么决绝,不到最后感情来的时候,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样儿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觉得现在是遇见感情的合适阶段吗?

王凯:不合适,我倒希望现在没有感情,如果现在真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可能就错过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因为太忙了吗?

王凯:对,我觉得合适的人在最合适的时间出现是最好的,不然那就辜负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的感情是一股脑门倒出去的那种,还是比较细腻的涓涓细流型?

王凯:偏浓烈一点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就是心里还是有一个热烈的小宇宙的感觉?

王凯:当然,毕竟我还年轻(大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