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无休的“搞笑男神”熊梓淇:如果不马不停蹄我可能很快就消失

2018-09-16 00:06:17花边明星

《七月与安生》杀青后,熊梓淇又将“搬家”去下一个剧组,“住”在剧组已经成为了他的常态。对于这样的工作节奏,熊梓淇坦言,自己正处于上升期,“如果不这么马不停蹄,我可能很快就消失了。”音乐剧专业的他其实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一名演员,直到大学毕业也“还是想当歌手”。熊梓淇形容自己是个“随遇而安型”的人,“碰巧”成为了演员,那就先把戏演好,“等有了能力之后,再来做音乐。”如今,熊梓淇正在筹备第二张个人专辑,但是因为他的高标准严要求,也许要等到明年才能与大家见面了。

统筹_本刊记者 邱致理 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

摄影_特约记者 朱艺敏

视频制作_ 小钟

“住”在剧组

“我原来以为大家都这样”

见到熊梓淇时,他正坐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任由造型师摆弄着自己的头发。结束这个采访后,他要赶去参加一个品牌活动,接着坐车返回位于宁波的《七月与安生》剧组。而就在前一天,他刚在北京完成了一档综艺的录制,抵达上海已是凌晨时分。

48小时,3座城市,几乎没有间断的工作,这样争分夺秒的节奏,熊梓淇早已习以为常,“在剧组的作息通常会比较规律,但只要一出来就是,赶早又赶晚。”现在搜索“熊梓淇”,还可以看到“出道两年半,只休息7天”的报道,“那个7天还是拆开的,不是大家说的那种7天大长假。”他补充了一句。

采访开始后没多久,熊梓淇的妈妈悄悄进了房间,安静地看着工作中的儿子,偶尔会在他回忆学生时代时提醒一两句。“他们飞过来看看我,探望探望我。”熊梓淇解释,现在基本只能利用这样的工作间隙见父母一面。这样的相见方式也被他打趣成“感觉变成了一个嫁进宫里的娘娘。”

2016年到2018年,熊梓淇参演了大大小小十来部电视剧。这部戏杀青了,就接着去下一个剧组,家就这样和剧组划上了等号。搬家也是“拎包入住”,“就那么两个箱子就搬走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熊梓淇都认为这是件很正常的事,“我原来以为大家都这样。”和朋友们交流之后,他才恍然大悟,“我瞬间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大家很惊讶我这种状态,其实大家都是有家的,人人都是有生活的。隔三差五还会跟朋友们聚个会,或者说去哪儿玩玩,晒晒旅游的照片,我根本没有这种情况。”

熊梓淇表示能接受现阶段这种“密集轰炸”式的工作强度。他深知“演员需要感知生活的时间,不能脱离人群太久,那样你演出来的东西太假。”但并不适用于还处于上升期的自己,熊梓淇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时代变化得非常快,如果不这么马不停蹄的,可能很快你就要消失了。”谈论到这个话题,熊梓淇变得有些深沉,他一边回答,一边问记者“哎呦,我这一说像40多岁的,有艺人这么说话的吗?”在得到“像老艺术家”的答案后,又自顾自地接着往下说了起来。

谈话最初的几个问题,熊梓淇都回答得慢慢悠悠,不紧不徐,这和镜头前那个“打了鸡血”的搞笑男神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也许因为是有些累了,也许是完全放松了,他说自己私下的状态就像这样,“比较懒散,比较随意,比较随性,完全没有肖恩那种上紧发条的感觉。”肖恩是他在新剧《我和两个他》中扮演的角色,一个在白天和黑夜拥有不同人格的数学天才。

“曲线救国”

在演员路上发芽的音乐梦

《浪花一朵朵》让熊梓淇为观众所熟知,他却对唐一白抱有一丝遗憾。很多人关心当时游泳训练的强度大不大,然而对一个新人男演员来说,相比体力上的消耗,心理和精神上的负担才是熊梓淇真正焦虑的来源。“突然间你要空降成为湖南卫视暑期档的一个男主角,那么多人在注视着你,可能出了一点差错就会被人笑,或者被人看不起。”回忆起那段日子,熊梓淇只能“硬撑”过去。巨大的压力影响了他的睡眠质量,健身餐也吃不习惯,总是拉肚子,“后来我听很多人都说,你健身,一定要吃得好、睡得好,你才能练得好。”在熊梓淇看来,集训的结果并没有达到自己心中的理想状态,“如果以后它有第二部,我可能会练得更好再回去。”

游泳冠军、霸道总裁、数学天才……熊梓淇饰演过许多“天之骄子”一类的角色。接拍《七月与安生》中的“渣男”苏家明一角,似乎有些不按套路出牌。熊梓淇笑言“完美人设拍累了,还是想演一些比较有生活气息的人。”被问及是否担心播出时观众入戏太深会挨骂时,他坦率回答,“我不担心啊,也不是我。很多事情放到我熊梓淇身上,我肯定不会那么做的。”他觉得自己比苏家明果断得多。

如今熊梓淇有了代表作,也正在尝试突破自我,在演员的道路上走得越来越好,他的未来似乎已经十分清晰。然而他却形容自己是“碰巧”成了演员,“其实从小到大,我的人生志向里就没有演员这个行业。”

幼儿园时想当警察和医生,长大一点想成为主持人,还为此去口才培训学校和小主持人学校上了几年课。再后来,熊梓淇的梦想锁定为了歌手,总之就是“完全没想过去演戏”。

熊梓淇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为什么会选择音乐剧?他将原因概括为“划算”,“读一个科系,学四种类型的课。”专业课包括声乐、表演、钢琴、芭蕾、现代舞等等,熊梓淇认为可以学得很全面。

毕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熊梓淇都在为歌手这个梦想而努力着。奔赴全国各地参加选秀,结果都不尽如人意。甚至还给当年最火的歌唱类节目连续递了两季精心录制的Demo带,也迟迟没有回音。究其原因,熊梓淇分析是自己还不够有特色,唱腔也过于学院派。现在回想起来,他倒也不在意了,“那些年流行的唱法,我也唱不出来,好在后来又不流行了。”

歌手的梦想也曾经近在咫尺。在韩国当练习生时,熊梓淇已经被选为出道预备成员,他却在最后关头放弃了这个机会。“因为身体真的不太好,练到心脏可能不太受得了了。”熊梓淇经过慎重的考虑,选择了回国。

记者问熊梓淇有没有后悔过,他只是淡淡回答“也没有,我觉得决定了,就没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都是你的一个经历。没有那个时候的你,也不会有现在武装得那么好的你。”

即使是在成为演员后,熊梓淇的音乐梦也从未止步。他坦言,“光做音乐的话,可能没有那么大的施展机会。那就先把戏演好,然后等有能力了,再去做音乐。”熊梓淇在演员路上不断进步的同时,也在为音乐梦想储备力量。

2017年10月,熊梓淇发布了首张个人专辑《PART ONE》。

“我不是那种能被轻易挫败的人,我觉得人有时候还是要盲目自信一点。”也许熊梓淇就是凭着这股子坚韧劲儿,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接梗小王子

“综艺中的是最真实的自己”

熊梓淇从小就是老师眼中“特别能干活的学生。”大学时期,他不但是班长,还是学生会对外宣传部部长和文体部部长。“我是服务型人格,在那个职位上,谁有什么事就找我,我都能给你解决,工作能力比较强,所以深得民心。”说到这里,熊梓淇脸上还有些小得意。

问他具体给同学们解决过哪些事,他说“我什么事儿都干过”。印象最深的还是班里有同学丢了一个平板电脑,熊梓淇就在学校监控室里看了一个半小时的录像,“你想学校每天走廊里那么多人,我就一个一个反复勘察。”通过观察每个人的动作,他成功揪出了嫌疑人,帮助同学找回了平板电脑。“我可厉害了。”故事说到最后,熊梓淇也不忘夸奖自己一句。他还透露,同学们现在有什么事,还是会找他这位老班长帮忙。

熊梓淇体贴可靠的性格也能从采访时的一些小细节中看出,例如在遇到造型师使用吹风机,他就会主动提高自己的音量。“我是那种怕冷场型人格,我会希望这个场子热起来,所以我是特别爱劝酒的人。”不管在什么场合,他都希望能照顾到所有人。

而熊梓淇的“直肠子”在于他的“绷不住”。

公司老板就曾让熊梓淇学着“冷酷”一点,“你不要总是笑,走红毯你笑什么,就不能严肃一点吗?”还时常给他发其他艺人的照片,让他找找当“男神”的感觉。熊梓淇很无奈,“我说我憋不住,我一看那么多摄影大哥叫我,我就很开心。我也能装,但是装5秒我就憋不住了。”

很多人印象中的熊梓淇,是在各档综艺上频繁“刷脸”的“接梗小王子”。熊梓淇喜欢上综艺,因为“挺放松的,接梗什么的,我生活中也挺能接的。”他觉得综艺中所展现出来的都是最真实的自己,“综艺一录一天,我是绷不住的。”至于那些质疑和非议,他觉得都正常,“可能我这个人就没办法做到让每个人都喜欢。”

如今,熊梓淇正在筹备他的第二张个人专辑,但可能要等到明年才能和大家见面了,“因为这次对自己要求很严格,不会随随便便。”待《七月与安生》杀青后,他也将直接投入下一个剧组。歌手、演员……每个身份的熊梓淇都在慢慢步入正轨,他对未来的期许也很简单,“我是真的想把戏演好,能接触到更多好的角色,也想把音乐做好,我觉得这样就够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熊梓淇

“在镜头前保持状态,

是做艺人最基本的素养”

“不能随便逛街了,还好我不爱出门”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是属于天生艺人的类型吗?镜头一开就能立刻进入状态。

熊梓淇:也不是,也是逐渐在学习,也是看了很多前辈和同行。小的时候其实看了很多艺人,私下和工作的状态,我就很佩服,我说,人为什么这么累的状态,明明眼睛都要睁不开了,然后只要有镜头一来,或者说工作一开始,马上容光焕发。后来就觉得说,这就是你要做艺人最基本的素质。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现在会觉得辛苦吗?

熊梓淇:就是心比较野,每天想飞出去玩,但是也出不去。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这种强度你觉得还OK?

熊梓淇:目前觉得还好。但是,我是个双子座嘛,你们也懂,我这种双子座很少见。可能本来我就不太爱出门,我是没事儿可以在房间里待着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你休息时候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熊梓淇:瘫,吃。没有啦。就是在家待着,打打游戏什么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觉得自己成为艺人前后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熊梓淇:就不能随便逛街,不能出去玩。还好我挺宅,还好我不爱出门。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现在出门基本的装备是什么?

熊梓淇:我没有啥装备,没有,我就穿个拖鞋我就出门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也不会要戴个帽子或者戴个口罩?

熊梓淇:很少,因为我头太大,很少有我带得进去的帽子。然后前一段时间,粉丝送了我一个渔夫帽,那是我难得的能带进去,还能遮住一点脸的帽子。高兴死了,每天带。我觉得你出个门把自己包得那么严实,本来没什么值得瞩目的,越弄越夸张,自然一点,反正卸了妆,也没人认得你(笑)。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头围多少?

熊梓淇:59,我好像比雷佳音老师还大。(记者:雷佳音老师61)61啊?那还是略胜一筹。(工作人员提醒:59.5)四舍五入60了嘛。

“点名是大学里最得罪人的一件事情”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家里有刻意把你往艺术方向培养?

熊梓淇:家里就是自己想学啥就学啥。可能因为我爸妈比较时尚,比较潮。我爸年轻的时候玩电吉他什么的,我妈也很爱听歌。很小我就听到我爸年轻的时候自己录的磁带,就自己录的,自己唱的歌。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爸爸是有一个歌手梦。

熊梓淇:对,对。现在是替父从军,替母圆梦。(回头看妈妈)我妈来了,妈来了。我妈说她小时候上台演讲,然后腿都颤抖,后来说得是啥都不记得了。幸好这种精神没有在我身上遗传(笑)。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大学当班干部的职责是什么?

熊梓淇:可多事儿了,小时候天真地以为当班长,(结果发现)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大学的班长要管太多事了,因为大学你经常可能抓不到人,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儿,班长就是必须得把这些人抓回来。然后很多事,点名啊什么的,都得由我来做。点名是最得罪人的一件事情,我真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会有同学来跟你求情吗?

熊梓淇:有,那咋办呢,我不记得了。后来我好像交给别人点了,我交给了我们班团支书点,得罪人的事儿让他干。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你为什么老点陈学冬的名?

熊梓淇:因为我们按姓名首字母排的顺序,一般老师点名只会听前几个,后面老师就埋头干自己的事儿了。我也不可能第一个我就不点,我就跳过去,太明显了。我说你像我一样姓一个熊,X排在最后,我不点,老师也发现不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学音乐的人通常都比较能吃苦,你练琴最长时间需要练多久?

熊梓淇:早上五点钟吧,一直到晚上十点。就每天,快考学之前,你是不上课的,除了你中午吃饭,下午吃饭的那两个小时以外,你都要在琴房泡着,就无时无刻让你看着琴,你得弹。这样大概,密集的轰炸式地练,练了四五个月吧。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不会弹到怀疑人生吗?

熊梓淇:你像我们弹到后来,闭着眼睛也能弹了。那个时候是真的很厉害,弹一些已经非常难的曲子,专业的人都懂。什么《拉赫玛尼诺夫协奏曲》,然后《肖邦练习曲》就不用说了,有很多这个级别的,我觉得我再也弹不出来的。

“我的音乐品味和现在的少女们完全不一样”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一般选歌的标准是什么样的?

熊梓淇:我会自己先听几遍,然后会找身边的工作人员一起再来听,然后我先听听他们的想法,再听听我的想法。但是有时候你会发现,我们公司还有那种会,反正就是召集全公司各个年龄层的人来听这些Demo,然后听完了之后,大家来投票,我们有这样一个环节。然后会把他们投票的结果做成表格发给我,给我写出来说,哪个年龄段会比较喜欢哪首歌,后来我发现真的跟我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跟哪个年龄段的品味一样?

熊梓淇:我跟现在的,应该说是少女们的听觉的感知很不一样。就是她们觉得好听的歌,其实我听了,我倒觉得没什么。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就可能你会偏80后一点?

熊梓淇:也不是,我可能比较怪,就最近的品味。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那你选歌的时候会去迎合市场吗?

熊梓淇:我完全不会,我真的是一个,我觉得你第一直觉,你觉得它好听,它就是好听。因为我觉得歌这个东西,你不能说我听10遍我才觉得他好听,最多你只能给两遍的机会,因为可能所有的人,路人也好,专业的人也好,点开30秒,我觉得,如果它不好听,就关掉了。所以也不用说细细去品味,第一直觉好听它就是好听,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对每个身份的自己有什么期待?

熊梓淇:我最近看到有人发,很多男生喜欢听我的歌,我觉得这个还是很开心的,我希望能够得到越来越多各种各样人的的喜爱,在我的音乐方面。可能目前演的戏,还是比较多偶像剧,我觉得是这样的,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去拍一些受众面更广的戏,权谋啊什么的,战争啊,多种尝试嘛。

“我希望粉丝能和我说说话,

不要一直举着手机拍”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泡面加辣条就是在最困顿的时候?

熊梓淇:对对对,我的发明,广受好评。其实好多粉丝都说,吃了没有那么好吃,我觉得可能做得不对,方法不太对。那个辣条不能放太早,泡面你要烧开了之后,先把烧开的水倒掉,然后再放调料,再用开水浇一下,然后最后再把辣条放进去。要不然你最开始就煮辣条,就煮烂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现在还会吃吗?

熊梓淇:会吃啊会吃啊,不过很少。感觉吃了就会胖。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粉丝的关注对你是一种鞭策还是说有时候也会成为一种困扰?

熊梓淇:算鞭策吧,如果我不干这行,我现在已经胖得不像样了。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最胖的时候不是160斤吗?

熊梓淇:但是我的160斤可跟大家认识的160斤不一样,我现在胖两斤我都会很胖,我160斤就是圆的,巨圆。其实有很多来接机的,我真的希望她们能跟我好好地说说话,不要一直举着手机来拍,我说你都来看我本人了,还看那个屏幕里的我,不是很奇怪吗?好多人都不跟我说话,然后就一直举着手机,一直拍,我就觉得大家可以放下手机。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觉得跟她们交流一下是OK的?

熊梓淇:你说本来见面的机会就少,然后还没办法一起说说话什么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希望和粉丝之间有一个什么样的界线?

熊梓淇:我觉得大家更多的是像一种合作伙伴,很好的合作伙伴。就是我们工作的时候其实是互相给予的,我希望生活中吧,生活中也不介意……譬如说在剧组拍戏,可能非探班的时间可能有人会来,我觉得不太好,因为我也不知道你来。其实拍戏的时候还是一个相对……就是我们休息的时候还是希望能很放松的,因为你拍戏的时候其实那个精神是绷得很紧的,然后你说我一休息,突然间,看到有人来了,也不希望你在那个时候来。探班的时候再来呗,对吧。怕看到我私下丑陋的样子,哈哈!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你有很多女友粉,如果有恋情会选择公开吗?

熊梓淇:看对方吧,我是不介意,还是得有担当的。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喜欢什么样的女生类型?

熊梓淇:喜欢好看的,我认为好看的,可能跟大家不一样。

南都必赢亚洲娱乐:怎么不一样?

熊梓淇:我有时候觉得好看的,他们觉得不好看的。我也说不好,比较怪异(笑)审美比较特别。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